誰的音樂聽起來最神秘?那當然就是俄羅斯的小手音樂家啦!1/6史克里亞賓生日

A.N.Scriabine 1905 god

本篇字數:1,830 字閱讀時間:3 分鐘

把超現實與神祕的氣息帶進音樂作品,隨著音樂的變化還能「看見」不同顏色,還會用音樂轟炸你各種感官,今天,讓我們一起認識這位音樂大法師,欸不是,這位神祕主義音樂家——史克里亞賓(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)。

隔代教養家庭超寵溺!啟蒙老師在我家!

1872 年,史克里亞賓出生於莫斯科的一個貴族軍人家庭,他的爸爸是在外交部工作的軍人,而媽媽則是從聖彼得堡音樂院畢業的鋼琴家,更是安東.魯賓斯坦(Anton Rubinstein)的愛徒。

好景不常,媽媽在生下史克里亞賓的第二年就過世了,爸爸則調職土耳其、長年旅居國外,撫養他的責任就落在他的奶奶與姑姑身上。由於爸媽自幼就都沒有陪伴在史克里亞賓的身邊,因此奶奶與姑姑對他更是倍加寵愛,寵到什麼程度呢?凡事不管對錯都順著他,導致史克里亞賓成為一位非常以自我為中心,一言不合可是會立刻讓奶奶與姑姑相當苦惱的傢伙。而在這樣充滿女性的環境下成長,也讓史克里亞賓的行為舉止充滿了陰柔而細膩的特質。

家庭成員大致介紹完了,現在來猜猜看史克里亞賓的啟蒙老師是誰?
答案是……姑姑!

原來,他的姑姑是位業餘鋼琴家,從小便手把手教史克里亞賓彈琴,這個孩子也是十分有天分,據說五歲時就能在鋼琴上重現聽過的音樂,八歲更是為了喜歡的女生創作了歌劇《麗莎》(Lisa)。

小小史克里亞賓就展現了非凡的音樂天賦 圖/wikipedia

夢想其實是加入軍隊,最後卻進入了音樂院?

由於史克里亞賓是個軍人家庭,因此他從小也有個軍人夢,曾經在少年時期進入軍校。然而,他的身形與一般俄羅斯人相比較為瘦小虛弱,在軍中飽受了言語嘲笑與霸凌,因此最後便離開了軍校,轉往莫斯科音樂院接受最專業的音樂教學,同時主修作曲與鋼琴。

雖說史克里亞賓主修的樂器是鋼琴,但他在學習這個樂器時,卻有個致命的特徵——手太小啦!他的小手有多小呢?其實,他的最大極限僅有八度音程。(相對於一般人,則通常在十度左右)

更殘酷的是,他的同學中,卻有一位以手大聞名的鋼琴家,也就是能按到十二度的大手怪——拉赫曼尼諾夫!真不知道當時一起學習時,史克里亞賓心裡到底做何感想?

過度認真練琴練到剩下左手?那我就練左手!

身處競爭激烈的莫斯科音樂院,史克里亞賓一分一秒都不允許自己鬆懈,最後卻因的過度練習李斯特的《唐璜幻想曲》及巴拉基列夫的《伊斯拉美》導致右手癱瘓了。

遭遇這樣巨大的挫折,一般人可能就會直接放棄彈琴,但是他對音樂的熱愛可不是說說而已!在等待復原的期間,史克里亞賓更加專注於左手的練習,因此日後許多創作都是著重在左手的訓練,甚至還寫下只有左手的鋼琴小品呢!

這首小品全曲由前奏曲與兩首夜曲組成,雖然無法像雙手彈琴時一樣絢麗,但就算只用左手也能感動大家~

讓我們來聽聽《為左手而做的小品 op.9》

接觸神祕主義?竟然是拋家棄子談師生戀的結果!

除了令人感動的左手創作,史克里亞賓更為人所知的,更是作品中獨一無二的神祕感,不過呢,這股神祕感的來源,可不是非常光彩⋯⋯

當年,史克里亞賓愛上了崇拜自己的學生,而拋棄妻子與四個孩子,並移居瑞士。就在他們的戀愛期間,史克里亞賓接觸到《通神論入門》(La Clef de la Theosophie),因此對神秘主義、唯心主義哲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,甚至還成為通神論協會的正式會員。

史克里亞賓曾表示自己在聽到音樂的同時還能夠看到色彩,聽到的每個音都有一個相對應的顏色!為了將色彩與音樂一同呈現,於是交響詩作品《普羅米修斯:火之詩》(Prometheus The Poem of Fire, Op. 60),首度嘗試「色光風琴」,風琴則會隨著音樂調性的變化投射出色彩光束,因此史克里亞賓還有「多媒體聲光藝術的始祖」之稱。

史克里亞賓戲劇性的人生也為我們帶來了精彩的音樂 圖/wikipedia

音樂才子的人生居然是這樣戲劇般地結束!再也看不到比他瘋狂的演出!

史克里亞賓在去世前一直在策劃一個多媒體交響作品——《神祕》(Mysterium),作品描述了一個充滿神祕奇蹟的輝煌新時代,其中不僅有音樂與色彩相輔相成的元素之外,還計畫要加入火焰與氣味,形成各種感官衝擊的綜合藝術,並準備在喜馬拉雅山上表演,原來啊~他認為這樣可以開啟世界末日!說到這邊大家是不是會好奇,究竟史克里亞賓有沒有為人類啟動這把世界末日的鑰匙呢?

很可惜的是,當時《神祕》都還沒完成,史克里亞賓一次的不小心割破嘴唇的傷口,死於敗血症,我們沒有機會可以看到這個光是想像都覺得瘋狂的作品實現。

 

CYL
Author: CYL

最喜歡的音樂家是 Roy Hargrove 與 Mathias Lévy。

CYL
最喜歡的音樂家是 Roy Hargrove 與 Mathias Lévy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