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比賽就是最好的舞台!鄭吉良為未來音樂家打造台灣卓越盃

本篇字數:2,272 字閱讀時間:4 分鐘

音樂比賽是什麼?是加分神器、升學門票,還是一道自我實現的關卡?對於這個大哉問,於 2013 年創辦「台灣-卓越盃音樂公開賽」的執行長鄭吉良,給出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答案:音樂比賽,是未來音樂家的最佳舞台。

為什麼說比賽是「舞台」呢?他又是如何打造出獨一無二的舞台?這次,音音有代誌要跟著大家一起深入幕後,來看看一個音樂比賽究竟是怎麼誕生的?

請給我一個音樂的魔幻舞台!圖/Giphy

比賽的關鍵要素有什麼?好的場地才有好的比賽體驗

孕育生命的三要素是陽光、空氣和水,那你知道孕育一場音樂比賽,又有什麼不可或缺的要素呢?答案就是──土地,欸不是,是「場地」!

鄭吉良回憶起多年前陪伴女兒參加音樂比賽時,見到的各式場地:學校禮堂、多功能教室……這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問題,但這些場地本身並不是為了呈現音樂而特別設計的,很多時候根本無法呈現出最佳的演奏效果。比如說聲音被台上的布幔吸收啦、在現場產生奇怪共鳴啦等等狀況,其實非常影響比賽體驗。

說到這裡,鄭吉良分享了自己的觀察,原來,對於許多學音樂的人來說,參與音樂比賽,最終目的可能並不是獲得獎盃或獎狀,而是追求一個「上台的經驗」。如果明明下了苦功練習,最後卻因為場地而無法呈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,那不是很可惜嗎?

正因如此,他開始尋找能夠讓孩子「好好演出」的場地,終於在 2013 年找到了符合心中標準的音樂廳──「KHS 功學社蘆洲音樂廳」。功學社音樂廳不僅願意提供參賽者使用德國史坦威 STEINWAY D-274 演奏級鋼琴,其近 400 席的大小,既不會顯得過於空曠、又能獲得良好的聲響反射效果,無須額外增加人工設備,即能獲得十分漂亮的聲音,非常適合孩子展現實力。

鄭吉良相信,好的場地是音樂比賽不可或缺的基底。圖/台灣-卓越盃音樂公開賽提供

細心灌溉耕耘比賽,陪孩子找回學習音樂的初心!

有了好的場地只是第一步,鄭吉良知道自己需要做的還有很多,除了找來專業評審提升比賽的公信力,更是在賽事流程上不斷精進優化,盡可能避免出現延時等狀況打亂比賽體驗。同時,主辦團隊也始終傾聽來自參賽者的回饋,視情況新增樂器項目、努力讓各種樂器都有上台的機會。

鄭吉良的另一項堅持,是提供每一位參賽者專屬獎盃。面對「怎麼好像人人有獎」的質疑,他笑著說,有些孩子可能起步較晚但仍是非常努力,比起名次,他更願意當那個給予孩子鼓勵與肯定的人,期許這些堅持,能轉換成令孩子持續學習音樂的強烈動機。

10 年來,這點點滴滴的付出都留在了家長與參賽者心中,也讓不少人願意年年報名,就為了把握這難得的機會。比起自己關在琴房、家中練琴,站上大音樂廳的那一刻,才會有完整的體驗,能從頭到尾檢視自己的學習成果、觀摩其他同齡人的學習情形。

比起提供高額獎金、拉高參與門檻,鄭吉良說自己更願意將卓越盃定義為一場初階與中階的音樂賽事,期望它能帶給孩子的是成長的養分而非挫折,陪伴他們發現自己學習過程中沒有注意到的細節,進而精進自己,未來就能走向更大規模,甚至國際性的比賽。

鄭吉良希望卓越盃能成為音樂學習的養分,陪他們走向更遠的地方。圖/台灣-卓越盃音樂公開賽提供

音樂的種子發芽吧!讓孩子在電視上閃耀

與其說是「參賽者」,每年前來卓越盃的孩子們在鄭吉良眼中更像是「小小音樂家」,每一位都是充滿潛力的小星星。因此,自 2015 年開始,鄭吉良與團隊增設了「卓越音樂新秀獎」,在所有參賽者中挑選最為優秀的 15 名(現為 30),為他們專門舉辦新秀音樂會。

這音樂會有什麼特別的呢?場地,還是原本比賽的場地,但卻會進行「全曲演出」,並在現場以高規格設備進行錄音錄影。你以為錄影留念就結束了嗎?不!這些演出還會交由全台第一個表演藝術節目台「梅迪奇藝術頻道」進行公播,讓電視機前面的觀眾都能看見小音樂家們的精彩表演。

想想看,前面剛播完了柏林愛樂的音樂會,接下來則由這些小星星們帶給你眼睛一亮的演出,不是很棒嗎?

鄭吉良認為,自己舉辦比賽的初衷,就是希望能給這些學習音樂的孩子們一個機會,去想像、去體驗看看真正成為職業音樂家的感覺,或許,他們就會將這個夢想變成真實。

走向國際,讓世界看見台灣小小音樂家

既然說到夢想,那就再把夢做大一點吧!近年來,鄭吉良嘗試將卓越盃的理念推行到香港、澳門、日本、泰國等地,邀請各國的孩子來到台灣交流、切磋,看看自己真正的實力。

不僅如此,鄭吉良與團隊更帶領決賽中由國際評審選出的菁英,一起飛到奧地利,在維也納音樂廳(Wienerkonzerthaus)中的舒伯特廳(Schuber-Saal舉辦國際音樂新秀獎得獎者音樂會。 

說飛就飛,聽起來好像有點帥氣?鄭吉良笑說,因為自己曾在德國科隆音樂院求學,深深著迷於歐洲當地造就了無數音樂家的藝文環境,因此,也一直想要帶著未來的音樂家們去感受一下氛圍。他相信,當這些小音樂家們,用自己的雙腳踏在異國土地上、親身體驗那些音樂中描述的人事物,想必便能更理解當初作曲家們下筆時的心境,對於音樂的領悟及想像也將更為開闊。

走過十年,未來會開出怎樣的花呢?

十年以來,鄭吉良見過許多充滿潛力的小音樂家,像是目前正在奧地利就讀薩爾茲堡音樂院的謝尚恩、小六就考上漢諾威音樂院先修班的黃子寧等等。說起這些孩子,鄭吉良露出了讚賞的笑容,卓越盃只是他們音樂路上的一站,未來他們會走到哪裡,真是令人充滿期待。

舉辦過這麼多年比賽,對於未來,鄭吉良倒是不曾為自己設下限制,他說,接下來也會繼續邊做邊看,如果台灣的音樂教育上出現需求,而且是自己能力範圍內能做到的事,那他就會不斷去做。而這一切,都仍是緊扣著一開始的初衷──為孩子提供舞台。至於這舞台會變得怎樣?就有待小小音樂家們與他一同打造囉!

音音推推
Author: 音音推推

這是音音有代誌的商業合作專屬帳號!想用最有趣的方式,告訴你關於藝文的各種事。 如果你也有藝文資訊想讓我們告訴大家,歡迎來信:[email protected]

音音推推
這是音音有代誌的商業合作專屬帳號!想用最有趣的方式,告訴你關於藝文的各種事。 如果你也有藝文資訊想讓我們告訴大家,歡迎來信:[email protected]